Canary Wharf Hochhäuser Brexit London Frankfurt

一個来自法兰克福訪客的伦敦、摩天大楼和英国脱欧之旅

《天际图》致力于寻找相关单位和城市发展。我与J.P.摩根的一名员工一起到伦敦进行实地考察:

这是一个星期六的早晨。我在7月15时搭乘英国航空公司从法兰克福飞往伦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后,我抵达了伦敦。这次我没有在希思罗机场降落,而是在城市中心的城市机场。因为时区的关系,现在时间是7点25分。

我没有任何行李,所以我直接走出了登机门,进入DLR(Docklands轻轨)。 10分钟后,我抵达了伦敦金字塔码头的码头区(Docklands at Canary Wharf),这是其中一个开发区。我注视着许多着名的摩天楼:我可以看到金字塔形的加拿大广场一号大楼(One Canada Square)以及汇丰、花旗、J.P.摩根和巴克莱标志的高层建筑。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好。

我接着去拜访保罗。保罗35岁,在伦敦住了7年,在金丝雀码头的投资银行J.P.摩根工作。他几个月前从这里的一个地方搬到了15分钟路程远的地方 我站在他家门口抬头看。有25层,看起来是全新的。我把他的公寓号码输入到键盘上。门卫亲切地问候我,我乘坐电梯到顶楼。

保罗用温暖的笑容打开了门,然后我们拥抱对方。我们已经相识了10多年,当时他甚至还没到伦敦。我进入他的设计师公寓并环顾四周。这个地方充满了宜家家居的产品。这里的作品和目录一样多,一切都是全新的。我走到窗前看向外面。

在我眼前的是金丝雀码头,保罗的公寓有着完美的景观。我已经习惯了法兰克福的高层建筑,一直认为它在欧洲是表现不错的。现在我意识到金丝雀码头的建筑实际上有多庞大:大多数办公楼的高度至少是德国高层建筑深度的两倍甚至三倍。在英国,这里有宽松的工作条例:高层建筑的深度不会导致狭窄的立体空间。因此,彼此接近的建筑物不仅令人印象深刻,而且同时也有些威胁性。这也是之后应该应该加强的印象。

Canary Wharf Bürogebiet Wolkenkratzer Brexit
Wolkenkratzer Krähne Bauen London
Docklands Luxusapartments Bauen

保罗告诉我他现在已经拥有这间公寓。租屋的费用非常昂贵。这个大小的公寓每月将要花费大约3000英镑的净租金,另外搬运工和健身房的服务费为200英镑。我接着环顾这个地区 ,我特别注意到一件事:起重机。到处都有起重机。在地平线上,在高速公路后面,在马路对面,在各个方向。毫无疑问地,伦敦正在蓬勃发展。

保罗向我解释,「你看到的是住宅大楼无处不在。这是近几年来的一个新趋势。」保罗告诉我,即使在500米以外的地方,也有8栋住宅楼,每栋至少有50我们聊了一会儿天之后,我们就从公寓出发离开。不到十分钟后,我们就站在金丝雀码头的中心,这是既定的办公区域。从这里,伦敦市中心大约半个地铁站之外。在看起来像怪物的混凝土之间(这里的建筑群并不是很密集。),人们消失在视线中,看起来就像小蚂蚁。我感到不安,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在这种忧郁中工作。我们转过拐角站在EMA大楼前,直到几个月前我才知道,它会被大多数人所知只是因为英国脱欧以来的新闻。 EMA(欧洲医疗机构)是欧盟的一个机构,它与EBA(欧洲银行管理局)一起将很快撤出金丝雀码头并进驻欧洲大陆。我的眼睛滑向右边,突然我看到只有建筑工地。这里有一座摩天大楼,那里有一座高层建筑,这里的建筑很简单:「 一如往常,所有的这些摩天大楼里都会包含公寓大楼。」我只想:「这些大楼大约150米高,如果不是更高的话。」我想要拍照,但我不知道先拍什么。我开始数数,但过了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金丝雀码头旁边的这个小地方一定有差不多几十栋刚刚建成或正在建造的住宅建筑。

「现在有很多钱投资在市场上。大部分公寓都卖给了外国投资者。」保罗说, 并非所有的公寓都被占用了。也许这只是一个巧合,或者没有适合的租户。不管怎样,至少现在,建筑热潮并不会到此为止。

Canary Wharf Expansion Baustelle

伦敦目前正在经历建设热潮整个城区有150多座高层建筑正在建设中我想从保罗那里知道他对英国脱欧的看法保罗是一个波兰人,他的面部表情揭示了一切:。「我无法 相信。这里没有人相信。我们希望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并且可以回到过去。」保罗解释说。他对他在美国银行的工作非常满意,他不愿意离开。如果JP摩根将他推给给 另一个城市,当然他会考虑。他的一些来自欧洲的同事已经告知了。

我们继续穿过码头区,然后登陆新开业的别致诺富特大厦( Novotel Tower)。 我们前往38楼,电梯门打开。体面的家庭音樂欢迎我们,我们进入舒適的休息室。时髦,高收入者和游客都聚集在这里。这不像一個比比皆是的酒吧,但在这里停留是愉快的。我们进入宽敞的玻璃幕墙并俯瞰城市。起重机。到处都是新高层建筑的起重机。我拍了更多照片。 我们想坐下,但没有桌子是空的。「对不起,所有桌子都是有訂位的。」有趣的是,因为那時是星期六下午,才剛過下午4点。 我们看到一个楼梯,并緩慢走上去。這裡的音乐听起来更加电子化,但仍然保守。这裡是精心设计的餐厅区,給人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一对夫妇剛好离开,我们趕緊找到一個窗戶旁的桌子坐下。

在远处,你可以看到這座城市,因為碎片大廈(the Shard)或瑞士再保險公司大樓(the Gherkin)这样的标志性建筑而非常容易辨認。伦敦不仅仅是像柏林或马德里这样的大城市:伦敦是一個大熔炉,是一个「被嚮往的地方」。但整个區域也有它的阴影。我在伦敦的城市景观中沒看到树木和自然景观。我不是说分散的孤立树木,而是像是靠近市中心的大公园,就像在德国的城市一样。然后我回想起我的家乡法兰克福,那一刻我真的很期待很快回到家中。我们德國的城市拥有不同的生活品質,但更易于管理。

继续:

Jetzt mit anderen teilen!

Leave us a Comment